出國前看了羅莎舞團的時間的漩渦與Fase,表演後編舞家座談中,有一位觀眾問了一個很有趣的問題,在這樣極簡主義的作品中,很多動作是重覆有限制的,想請問編舞家,這樣的表現方式,是否還有自由與自我呢?

編舞家回答,「自由之中,並不存在自由,結構之中,才存在自由。」

即便是重複的動作,但每一個動作都是舞者自己當下的選擇,選擇要跳或不跳,而動作看似有限制,但那個也是編排好的,即便今天是用舒柏特的音樂,也有同樣的問題。

我想說的是,我們往往以為限制、框架、體制之中沒有了自由、沒了自我,因此不斷的要去創造出一個與眾不同的樣貌,來表現自我,但看完這齣舞作,卻讓我有個很深的感受,即便做著同樣的事、走著同樣的路,看似簡單、重覆,再也平凡不過之中,卻有著不同的樣貌,因為,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ombocc 的頭像
bombocc

Bombo's inner life

bomboc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